"杀妻藏尸案"受害人之父:已将判决书烧在女儿墓前

  • 时间:
  • 编辑:7Ntkvds
  • 来源:手机真伪查询网


7月5日凌晨四点,杨敢连醒来了。最近几天他都睡得很早,只有4号晚上难以入睡,又早早起床。

2016年10月18日,朱晓东与杨俪萍因琐事发生争吵,其间朱晓东用双手扼住杨俪萍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而死亡;之后,朱晓东将小杨的尸体进行冷藏。

朱晓东是杨敢连的女婿,杨俪萍,则是他唯一的女儿。

今天是二审宣判的日子,杨敢连出发前,依照惯例给女儿烧了一炷香,并在微信朋友圈上传了动态。这样的网络祷告,他已经坚持了将近两年。

二审宣判结果维持原判,朱晓东被判处死刑。杨敢连对这一结果满意,也不意外。拿到判决书,他第一时间就去了女儿的墓前,将判决书复印件烧给她。

“终于有个结果了,接下来的日子,我们也要向前看。”回到家中,杨敢连对封面新闻记者说道。

父亲回忆

女儿曾是小学首任大队长

上海普陀桃浦的一处居民小区内,进门就是满眼绿树。顺着林荫小路一直往前走,会来到一所小学。这所小学创办于1998年,那时每天都会有一个小姑娘蹦蹦跳跳地去上学,她是这所小学的第一任大队长,至今父亲谈起她依然满是骄傲。


杨俪萍曾经就读的小学

绕到小学背后,一直往前走,就会到达小姑娘的家。1995年,她跟着父母搬到了这里,在这里度过了整个少女时光,也从这里出嫁为人妇。然而,令她的父母没有想到的是,喜宴办了仅仅五个月后,她的丈夫用双手扼住了她的喉咙,给她的生命画上了休止符。

然后,他用一张红色的被单包裹住她,塞进半个月前就买好的冷柜,合上了柜门。

他又打开她的手机,一边忙着把她账户上的45000块钱转到自己账户上恣意挥霍娱乐,一边假装成她跟她的至亲虚与委蛇,同时他还安装了一个可以时时刻刻看到冷柜的摄像头。

从深秋到隆冬,她就躺在那里,不见天日。直到她的父亲过生日,这件事才再也无法隐瞒下去。

她叫杨俪萍。

奔波三年

把记者当做朋友 正常生活完全被打乱

从杨俪萍遇害到二审宣判,已经过去了整整991天。

将近三年间,杨俪萍的父母正常生活被完全打乱。要朱晓东获得他应有的下场,是他们唯一的目标。

此前,封面新闻已经与杨敢连取得联系。对于采访,他并不排斥。从案发至今,来自全国各个媒体的采访,他能答应的,都答应了下来。

他把记者当做朋友,甚至在其微博和朋友圈关于女儿的每一条内容中,末尾多会留有一些感谢记者的话语。

今年除夕拜年的时候,他称自己在过去的一年,欠了网友、朋友(媒体记者)不少人情,“在我们最痛苦的时候,是你们给了我们精神支柱。”

从2017年2月1日开始,在他的微信朋友圈中,几乎全部都是关于女儿的内容,在这之前,他喜欢分享一些自己做的家常美食,偶尔也要为他人的一些遭遇鸣不平。

可变化,也从这一天开始。2017年2月1日,朱晓东在母亲的陪同下前往派出所自首了,坦言在2016年10月18日,他因家庭琐事掐死了杨俪萍。之后,把她的尸体用一块红色的被套包裹了起来,藏入了家中冰柜。

一审难熬

心里没底,连续几晚难以入睡

杨敢连怎么也想象不到,许久未见的女儿,再次听到关于她的消息,竟是这般悲剧。之后连续几个月,他都没怎么出过门。

不断奔波于法庭、公安局和接受媒体记者到访,杨敢连开始习惯用微信和对方去交流,将动态发布在网上。

2017年11月29日上午,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。2018年8月23日上午,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此案进行一审宣判。

“一审宣判开庭前几个晚上都睡不着,心里很没底,不知道会怎么判。”杨敢连说。

一审判决被告人朱晓东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尽管当日下午,朱晓东的辩护律师就表示,朱晓东已经提出上诉申请。但法院的一审判决给了杨敢连信心。

对于案子的走向,他越来越坚定,从最开始的“等待正义到来”、“正义即将到来”,再到如今的“正义到来”。